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新法速递 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 维权百问 联系我们
刑事辩护
经济纠纷
民事侵权
婚姻继承
劳动争议
行政诉讼
维权指南
律师活动
(0755) 28876640
(0755) 2778 2673
13554854855
602316015
602316015@qq.com
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1、法律顾问
2、刑事案件
3、经济纠纷(诉讼与仲裁)
4、房地产纠纷
5、股权合伙纠纷
6、产品货款及质量纠纷
7、民事婚姻纠纷
8、交通事故
9、人身损害侵权赔偿
10、劳动争议
11、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
12、非诉案件
 
 
故意伤害致死案辩护词
辩护词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律师法》的规定,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接受王XX家属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本案被告人王XX的辩护人,依法出庭参与诉讼。接受委托后,我们认真阅读了本案卷宗材料,会见了被告人王XX,刚才又参与了法庭调查,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
一、    被告人王XX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1、 关于案发原因、犯前预谋及犯罪工具的准备:
被告人王XX、陈俊超的供述以及庭审调查的事实表明:2006年7月3日几名被告人王XX与“阿财”等朋友喝完生日宴后,被告人王XX、陈俊超已回住处休息,被告人陈俊接到电话后,知道“阿财”在“新天池” 被人打了,被告人王XX出于对老乡的关心赶到了现场,当时他并没有想参与打架。因此,本案非因被告人王XX而起,王XX并无参与犯前预谋,也未准备犯罪工具。
2、 从实施犯罪的具体行为上看,被告人王XX的犯罪情节显著轻微:
被告人王XX、陈俊超到达现场后,其他几个同伙正在寻找曾殴打过“阿财”的受害人,后来,被告人吴XX指认了受害韦世林,并带头殴打了他,被告人王XX只是用脚踢了几下,即被保安制止。受害人被人使用刀具刺伤腹部以致成重伤,但王XX自始自终未携带过任何凶器,因此受害人的重伤并不是被告人王XX所引起的。
二、     受害人最后被人使用刀具刺伤腹部以致成重伤,但被告人王XX、吴宇峰均没有携带过任何凶器,虽然被告人陈俊超身上有水果刀,但经鉴定该刀并没有血痕,而且当时受害人一方也人数众多,场面非常混乱,不排除受害人系其他人所伤的可能性,至少公诉方没有直接证据证实受害人的重伤就是三名被告人所为,根据疑罪从无、疑罪从轻的原则,请求法庭对三名被告人予以从轻或免除处罚
三、    三名被告人的行为与受害人的死亡之间的关系,因第三因素的介入被中断,不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因此三名被告人不应对受害人的死亡承担刑事责任。
如上所言,受害人的重伤是否为三名被告人所为尚不能确定,即使能确定,受害人的死亡与三名被告人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应对其承担刑事责任。
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指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合乎规律的联系,在判断因果关系时,经常发现在一个危害行为引起某一危害结果的过程中,介入了第三因素的情况。这种因素可能是自然因素,也可能是他人的行为,还可能是被害人自己的行为。本案的情况就属于第三因素的介入,受害人的死亡有以下三个原因:(1)受害人的重伤;(2)医疗治疗措施不当;(3)受害人擅自出院。由于第三因素的介入,导致原来因果联系的方向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能否认为前一危害行为(殴打行为)仍是最后危害结果产生(死亡)的原因,介入因素(医院治疗措施不当、受害人擅自出院)能否中断前行为与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这是本案的关键。 确定能否中断问题,最关键的是看三因素对死亡结果的作用力大小及直接、间接影响。
   如果被告人的行为造成了受害人受伤,但人们还有可能通过采取积极的措施来阻止危害结果的扩大化。案发当天,惠阳区人民医院已对受害人进行了“胃、胰腺、下腔静脉修补及清创缝合手术等”,在案发后九天(2006年7月12日)作鉴定时,受害人“一般情况好,对答切题,体查合作,对受伤经过能完整回忆并叙述清楚”(见证据《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第1页),惠阳区公安分局作出“重伤”及“九级伤残”的鉴定结果。此时,医院如果能及时采取进一步的有效的消炎及保养措施,受害人完全能够康复。但是,受害人在医院治疗期间,惠阳区人民医院因医疗费问题并未及时给予治疗,以致于拖了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受害人伤口出现化脓感染,并最终造成受害人因感染性休克死亡。因此,医院的医疗过错,是造成受害人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
另外,受害人擅自出院也是造成其死亡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根据惠阳区人民医院钟德源医生的证言以及受害人的病历本证实,受害人出院时生命特征平稳、没发烧,血压平稳,呼吸、神智、心跳均正常;但受害人系擅自出院,出院时未听从医生的嘱托,未带任何药品。如果受害人留在医院,当出现危险情况时,医院完全可以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进行抢救。受害人擅自出院,以致于错过了最后抢救的机会,对其死亡也存有严重的过错。
终上,虽然我们对受害人的死亡表示同情与遗憾,但作为法律专业工作者,我们必须撇开感情的因素,客观地看待其死亡的真正原因:被告人的殴打行为只是事情的起因,他们的行为对死亡结果起到的作用毕境是有限的,充其量只是为后两个原因提供了一个基础,受害人的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医疗过错及受害人的擅自出院行为。在此,我们请求法院在考察判断本案因果关系时,能根据刑法因果关系的特征进行价值衡量。三名被告人是否造成了受害人的重伤尚有疑问,如果再将死亡结果转稼给三名被告人,确实显失公平与正义。
四、     被告人王XX本来与受害人并无任何瓜葛,只是因年轻气盛一时冲动才参与了犯罪,是初犯;而且归罪后认罪态度很好,能主动配合调查,积极悔过,对其改造的可塑性较大,从刑罚的教育目的出发,请求法庭对被告人王XX予以酌情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本案系犯罪嫌疑人“阿财”与受害人因琐事发生矛盾而起,对本案的发生犯罪嫌疑人“阿财”与受害人均有过错;被告人王XX是从犯、初犯,他并未直接造成受害人韦世林的重伤与死亡,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而且本案疑点重重,应本着“疑罪从无”“疑罪从轻”的原则予以免除或减轻处罚。在此,请求法庭综合考虑以上法定的、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对被告人王XX予以免或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采纳。
 
 
 
 
辩护人: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
                                                                                                                 律师  :陈贵琼
2009年10 月20  日
 
[更新: 2010-11-18 17:29:18]  [浏览: 5025]  [顶部]  [返回]
® Copyright 2010-2013 律师维权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电话:(0755) 28876640  传真:(0755) 2778 2673  邮箱:602316015@qq.com
技术支持:1STUDIO  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