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新法速递 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 维权百问 联系我们
刑事辩护
经济纠纷
民事侵权
婚姻继承
劳动争议
行政诉讼
维权指南
律师活动
(0755) 28876640
(0755) 2778 2673
13554854855
602316015
602316015@qq.com
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1、法律顾问
2、刑事案件
3、经济纠纷(诉讼与仲裁)
4、房地产纠纷
5、股权合伙纠纷
6、产品货款及质量纠纷
7、民事婚姻纠纷
8、交通事故
9、人身损害侵权赔偿
10、劳动争议
11、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
12、非诉案件
 
 
轻伤和解后能否出尔反尔

案情简介:

  黄XX与方XX本系一公司上下级关系,因工作原因发生打架,方XX受轻伤,黄XX主动与之进行调解,达成调解协议,赔偿了五万多元.公安机关也撤案了.但方XX拿到钱后,即马上翻脸,向法院提起自诉,要求追究黄XX的刑事责任.黄XX是否能免除牢狱之灾呢?先看本人的辩护意见.

  辩护词

  审判长: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律师法》的规定,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接受黄XX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本案被告黄XX的辩护人,依法出庭参与诉讼。接受委托后,我们认真阅读了本案卷宗材料,并进行了必要的调查,刚才又参与了法庭调查,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并采纳。

  一、 从本案发生的原因来看,自诉人方XX对本案的发生存在严重的过错;双方打架过程中,被告始终是在防卫。

  被告系自诉人的主管,自诉人想将其堂兄方小三调到本部门,多次找到被告请求批准,并邀请过被告及调出部门的主管吃过饭。在调动手续中,方小三的主管因故未在调动通知单上签字,方小三的调动终未成功。自诉人因此对被告怀恨在心,想伺机报复。

  2006年6月6日,因自诉人所做的样品需要改变形状,被告吩咐所在部门文员,请自诉人带样品到被告办公室。被告本来是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但自诉人却故意空手来到被告的办公室。被告问自诉人“是什么意思?”。自诉人却气势汹汹地用手指着被告,大叫“什么意思?叫你把我亲戚调到我部门,你吃了我的饭,为什么还不把人调过来?”。当时被告坐在椅子上看电脑,见状就将自诉人的手推开;自诉人随手拿起桌上的东西向被告砸来,被告赶紧躲开;自诉人遂恼羞成怒,上前一把抓住被告的衣领,被告出于本能的自卫反应,顶住自诉人的下巴,并再次将自诉人推开,想息事宁人。在双方的拉扯过程中,被告的厂牌带子也被自诉人扯断。两人分开后,自诉人突然回转身跳起来,抬头一脚向被告的下身隐私处踹过来(足见自诉人之狠毒),虽经被告躲避,但还是踢到了被告的大腿上,当时自诉人自己用力过猛,未掌握好身体重心,身子一仰,摔到在地。

  二、 自诉人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所受到的伤害系被告引起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自诉人在《刑事自诉状》中的叙述与实际事实严重不符:(1)自诉人比被告年轻体盛,自诉人怎么可能任由被告两次掐住脖子,而不作丝毫反抗?而且自诉人提交的病历本中,为什么没有脖子上的伤痕?(2)自诉人称“幸得此时文员叫了一名组长一同上来,被告才没有继续殴打自诉人”,但自诉人却未提交任何证据来证明被诉人是如何殴打自诉人的。(3)据了解,自诉人在案发以前本来就有过腰伤,这次也有可能是旧病复发。事实上,自诉人除了因跌倒而受的伤害外,其他地方并没有受伤。本案最关键的焦点在于:自诉人的椎体伤害系自己不小心摔到在地的,还是被告所引起的?根据刑事诉讼法中“控方举证”的原则,自诉人应负责举证,否则应承担其不利后果。

  三、 本案发生后,被告积极将自诉人送至医院治疗,为自诉人支付了全部的医疗费及巨额的赔偿费用(总计人民币51167.40元),并配合公安机关侦查,如实阐述事实,其认错态度非常好。

  自诉人受伤后,被告主动找到公司行政部门解决,并积极地送自诉人去医院治疗,主动承担了自诉人的所有医疗费8267.4元;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主动与自诉人达成和解协议,赔偿了自诉人营养费、伤残费、误工费、护理后及后期复查费总计42900元,完全超出了自诉人依法应得的赔偿:(1)自诉人住院一个月,《出院证明书》中记载休息一周,而被告支付了三个月的误工费;(2)由于被告的积极配合,自诉人出院后恢复得相当好,并没有进行复查,但被告支付了其后期复查费2550元;(3)自诉人系农村户口,按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被告即使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28000元的赔偿相当于8级伤残,显然自诉人的伤害不可能达到八级。

  四、 被告因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无论从公诉案件程序还是从自诉案件程序上看,都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1、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已对本案进行了立案侦查,在调查清楚事实后,最终以“情节轻微,危害不大”作了撤案处理;

  2、自诉人与被告于2006年6月14已达成和解协议,双方在《协议书》中明确了被告承担自诉人的医疗费用、误工费及陪护费等后,双方就此事结案,双方不得再发生任何纠纷;而且自诉人于2006年7月5日收到了所有赔偿后,出具《收条》,在《收条》上再次确认“双方不存在任何纠纷,黄XX不再负任何刑事责任及费用纠纷责任”。自诉人与被告的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规定,协议有效。自诉人已放弃了自诉的权利,依法应予以确认,自诉人不应再出尔反尔,否则自诉人就是骗取被告的赔偿费用。如果这样,社会还有何诚信可言?如果这样,那么被告也是否可与自诉人一样,出尔反尔要回自己已支付的赔偿费用呢?

  终上所述,本案是因自诉人的报复而起,双方当事人都未冷静处理事件而引起了纠纷;在纠纷过程中,自诉人因不小心跌倒而致伤;案发后被告能主动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与自诉人达成和解协议。被告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公诉案件程序、自诉案件程序均已终结。因此请求法庭驳回自诉人的诉讼请求,宣判被告无罪。

  辩护人: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

  律师:陈贵琼

  2009年1月22 日

  法院判决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情节轻微,而且双方当事人已达成调解,自诉人在调解协议中已表示不追究被告的刑事责任,已放弃诉状,因此判决驳回自诉人的诉讼请求.

[更新: 2010-3-22 16:20:55]  [浏览: 3724]  [顶部]  [返回]
® Copyright 2010-2013 律师维权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电话:(0755) 28876640  传真:(0755) 2778 2673  邮箱:602316015@qq.com
技术支持:1STUDIO  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