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新法速递 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 维权百问 联系我们
刑事辩护
经济纠纷
民事侵权
婚姻继承
劳动争议
行政诉讼
维权指南
律师活动
(0755) 28876640
(0755) 2778 2673
13554854855
602316015
602316015@qq.com
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1、法律顾问
2、刑事案件
3、经济纠纷(诉讼与仲裁)
4、房地产纠纷
5、股权合伙纠纷
6、产品货款及质量纠纷
7、民事婚姻纠纷
8、交通事故
9、人身损害侵权赔偿
10、劳动争议
11、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
12、非诉案件
 
 
贩毒罪与非罪的较量 律师辩护观点被二审法院采纳
贩毒罪与非罪的较量
 
(来源:律师维权网,作者:陈贵琼,中国政法大学在职法学博士,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公诉机关的指控
 
公诉机关依法审查查明:
2010年7月28日10时许,被告人孙XX在石岩街道XX宾馆611房贩卖毒品海洛因给肥仔,交易完毕后被抓获,并当场查获两小包毒品16克(经鉴定含有海洛因成分)和毒资6000元人民币。当日11时许,被告人徐某某打电话给孙XX 要求其帮忙贩运毒品海洛因68克。后双方在沙井街道XX路有间西餐厅门口交接毒品时被公安机关抓获。本院认为,被告人徐XX、孙XX无视国家法律,贩卖毒品给他人,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徐XX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属于犯罪未遂,依据《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二、陈律师辩护词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律师法》的规定,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接受徐XX 家属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本案被告人徐XX 的辩护人,依法出庭参与诉讼。接受委托后,我们认真阅读了本案卷宗材料,会见了被告人徐XX ,参与了法庭调查,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XX 犯贩毒罪,证据严重不足,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徐XX 无罪,主要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徐XX 与被告人孙XX 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孙XX 并不是为徐XX 送毒品的,被告人孙XX 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而嫁祸给徐XX
   (一)被告人孙XX 在公安机关及在庭审时的供述与证人李绍波(肥仔)的多次证言完全矛盾:1、被告人孙XX 称:徐XX 是他的老板,他与徐XX 都住在宝安区沙井镇;但是肥仔却称他与阿健(孙XX )在石岩街道官田村认识一年了,发现在孙XX 最近在石岩贩毒,于是向派出所举报; 2、被告人孙XX 称:2010年7月26日肥仔与孙XX 联系并要毒品,但是孙XX 回复说没有毒品,让肥仔找老板徐XX ;2010年7月27日晚上去被告人徐XX 那里拿了毒品,2010年7月28日肥仔打电话给孙XX ,孙XX 为徐XX 将毒品送给了肥仔,然后被抓。但是肥仔却称:肥仔是2010年7月27日下午16时许打电话给阿健叫他准备毒品,并讲好价格,2010年7月28日9时许肥仔打电话给孙XX 讲明交易地点,在宾馆交易完后派出所民警将孙XX 抓获。在整个过程中肥仔并没有与徐XX 联系。
   (二)证人肥仔在辩护笔录里指认了被告孙XX ,但是并没有指认被告徐XX 。
       二、公诉机关在庭审中也认可被告孙XX 并不是徐XX 所雇佣的,在石岩交易的毒品与徐XX 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公诉机关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被告孙XX 并不是徐XX 所雇佣为其送货的,那么起诉书查明的第二笔交易,即孙XX 为徐XX 毒品也是不可能成立的。
      三、朱XX、龚XX两人都是官田巡防中队队员,在本案中是与官田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去抓获了两名被告,他们在本案中所行使的职责是公安的职责,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讲不能称为“证人”。而且朱XX、龚XX的证言中也称“徐XX 要孙XX 把上午贩卖毒品的钱拿回沙井,并要孙XX 回去送货”,这样的话显然也是与公诉机关的认定也是矛盾的。
       四、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徐XX 与孙XX 在电话中所称的‘68克’是海洛因完全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龚XX在证言中称是“68克毒品”,被告人孙XX 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和在庭审时也称是“68克毒品”,被告徐XX 说“68克”是孙XX 向他购买“三唑伦”药品,被告徐XX 被抓时身上没有任何毒品,而朱XX却在证言中声称“68克海洛因”,即使两名被告通电话时朱XX在场,双方当事人都没有确认是“海洛因”的情况下,朱XX也是如何得知是“海洛因”的呢?公诉机关认定被告徐XX 贩卖68克海洛因显然是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而是在作“有罪推定”,这违反了我国刑事诉讼法“疑罪从无”的原则。
     尊敬的法官,被告人徐XX 曾因犯罪被法院判处过二十年,辩护人去会见徐XX 时,徐XX 多次谈到: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他上一次被判刑后确实后悔了,在监狱因表现较好才被提前释放,他现来以后好不容易结婚生子,因此他很珍惜自由生活已决心悔改。辩护人认为不能因他过去曾经犯过“贩毒罪”而想当然的认定徐XX 这次又犯了“贩毒罪”。希望合议庭能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证据规则判决被告人徐XX 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采纳。
 
辩护人: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
                                                               律师  陈贵琼
                                                                       2011 年 3 月8日
 
 
 
三、一审判决
 
 
 
 
四、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律师法》的规定,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接受徐某家属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本案被告人徐某的辩护人,继续为徐某在二审阶段提供辩护。本人认真阅读了本案卷宗材料,一审判决后也会见了被告人徐某,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
      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被告徐某判处的刑罚确实太过于严重:
      一、一审程序违法:
     1、 一审法院久拖不决,2011年2月份受理此案,3月8日开庭,一直拖到2011年9月份才作出判决,程序严重违法。
     2、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与一审庭审调查时都确认第一单贩毒案与上诉人徐某犯无关,《起诉书》如是记载“2010年7月28日10时许,被告人孙天军在石岩街道商都宾馆611房贩卖毒品海洛因给李某波,交易完毕后被抓获,并当场查获两小包毒品(共重13.94克,经鉴定含有海洛因成分)和毒资5550元。这一段文字对被告人徐某只字未提。一审庭审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徐某与孙天军存在雇佣关系及13.94克毒品是徐某提供的”,当时公诉人员指出“请徐某的辩护人注意,本院并没有指控徐某第一单贩毒事实”。但是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对此没有任何阐述却直接认定“被告人徐某与孙天军共同贩卖了海洛因13.94克”,完全违背了“不控不审”的诉讼原则。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法司法解释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发现新的事实,可能影响定罪的,应当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或者变更起诉;人民检察院不同意的,人民法院应当就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依照本解释第一百七十六条的有关规定依法作出裁判。”根据这个规定,法院在事实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应当建议检察机关补充或者变更起诉,如果检察机关不同意,法院只能就检察机关起诉指控的事实作出判决,不能对没有控诉的事实径行作出判决。然而本案中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并没有变更或补充起诉,人民法院却直接判决被告人徐某犯有第一单贩毒,程序上严重违法。
       二、一审法院在实体上也是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一)、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徐某参与了第一单贩毒案,只是直接依据了被告人孙天军一人的供述,是“孤证”,判决理由不充分:
     1、孙天军在公安机关及在庭审时的供述与证人李绍波(肥仔)的多次证言完全矛盾:(1)、被告人孙天军称:徐某是他的老板,他与徐某都住在宝安区沙井镇;但是肥仔却称他与阿健(孙天军)在石岩街道官田村认识一年了,发现在孙天军最近在石岩贩毒,于是向派出所举报;(2)、被告人孙天军称:2010年7月26日李某波(肥仔)与孙天军联系并要毒品,但是孙天军回复说没有毒品,让肥仔找老板徐某;2010年7月27日晚上去被告人徐某那里拿了毒品,2010年7月28日肥仔打电话给孙天军,孙天军为徐某将毒品送给了肥仔,然后被抓。但是肥仔却称:肥仔是2010年7月27日下午16时许打电话给阿健(孙天军)叫他准备毒品,并讲好价格,2010年7月28日9时许肥仔打电话给孙天军讲明交易地点,在宾馆交易完后派出所民警将孙天军抓获。在整个过程中肥仔并没有与徐某联系;(3)证人李绍波(肥仔)在辩护笔录里指认了被告孙天军,但是并没有指认上诉人徐某,说明肥仔从来都不认识上诉人徐某。孙天军的供述完全有可能是在栽赃陷害被告人徐某,以减轻自己的罪行。
     2、上诉人徐某从来没有与肥仔的通话记录,也从来没有到达过毒品交易现场。
     3、证人朱志武、龚厚权两人都是官田少年派出所巡防中队队员,他们在官田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去抓获了两名被告,他们在本案中所行使的职责是公安的职责,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讲不能称为“证人”。而且他们也是听被告孙天军称“徐某是他的上家”,他们的证言是传来证据,并不是直接证据。
   (二)、被告人徐某、孙天军都没有明确说明准备交易的68克是什么东西,而且现场也没有赃物,一审法院推定为68克毒品,是在作“有罪推定”,完全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疑罪从无”的原则。
 
    审判长、审判员,虽然被告人徐某以前确实犯过罪,但我们作为法律人必须是严格根据证据规则,依据事实和法律来判定一个人的罪与非罪并予以适当的刑罚。本辩护人认为应当判决被告徐某无罪,第一单贩毒徐某确实没有参与,即使对第二单案件推定为“有罪”,那么也只能构成“贩毒预备”,而且在不能确认究竟为何种毒品的情况下,也必须予以从轻、减轻处罚。
                                 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
                      律师:陈贵琼
                                        2011 年 9 月 14日
 
 
 
五、二审法院裁决
 
 
[更新: 2011-3-14 18:02:21]  [浏览: 4607]  [顶部]  [返回]
® Copyright 2010-2013 律师维权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电话:(0755) 28876640  传真:(0755) 2778 2673  邮箱:602316015@qq.com
技术支持:1STUDIO  访问计数: